一二把手相继出走,东方网力尚存底牌几张?

一二把手相继出走,东方网力尚存底牌几张?-机器成精

昨日,东方网力发布重要人事变动公告,其现任总经理赵永军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总经理、法定代表人等职务。

一二把手相继出走,东方网力尚存底牌几张?-机器成精

东方网力官方公告全文

今年48岁的赵永军,于2015年9月24日加入东方网力。

磨砺1575天后,赵永军也终于等到了他入职东方网力以来的最高光时刻。

今年1月16日,东方网力召开第四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聘任他为公司总经理。

揽下这门差事着实不易,此时此职,形容它为一个烫手山芋不足为过。

过去几年,东方网力内部不和、总裁易主;外部不顺、持续亏损。

相关数据显示,其营收从2018年的22.47亿,直线下滑到2019年的3.62亿。其中,2019年巨亏31.77亿,2020年第一季度继续亏损1.33亿。

此时的“总经理”之位,压力之大恐怕东方网力高管层避之不及。

上位之后的赵永军,非但没能给东方网力带来一点点翻身奇迹,反倒表现得与普通股民别无二异。

今年1月3日,赵永军减持61.8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0.0517%。减持之后,赵永军持有股份418.89万股,占总股本比例0.3503%。

上位三个月后,也就是今年4月11日,赵永军继续减持119.85万股,套现约563.31万元,股份减少0.1%,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为0.3%。

疯狂套现的同时,他也惹来了一些麻烦。

今年6月22日,深交所公布了关于对东方网力及相关当事人给予公开谴责处分的决定。

经查明,东方网力于2017年4月至2019年3月期间对北京维斯可尔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等8家公司提供违规担保,担保金额合计150567.75万元。

关于违规担保,赵永军直接将所有责任推置于东方网力董事长刘光。

“在东方网力为维斯可尔提供担保的2份董事会决议中签字,主要出于对刘光的信任,对于担保事项的具体操作、有关合同的签订情况、真实的资金用途和目的完全不清楚。

在违规对外提供担保事项中有部分合同涉及其签字,皆是由刘光本人或刘光安排其他人通知其因东方网力需要融资,合同对方要求其履行公司法人代表签字的程序,但对担保事项的具体情况不知情。”

一系列事件之后,赵永军终究没能成功消化掉这个烫手山芋,选择离职也实属情理之中。

毕竟,他非但没能续上东方网力的血,反倒还让它失了血。

东方网力易主

东方网力,它用了二十年时间体验了什么叫大起大落,也深刻感受到了中国安防最好的时代与最坏的时代。

安防早期,一个遵循硬件为王的时代,彼时的东方网力,选择另辟蹊径,从软件层突击。

他们最高将VMS(视频监控管理平台)市场占有率做到中国第一(34.2%)、世界第三(7.4%),打破了中国企业在这个领域的最好成绩。(数据来自IHS)

而今天的东方网力,股价已从最高三十多块暴跌到如今的三块多。

更为讽刺的是,去年三月,东方网力还无奈易主,刘光让位,川投信产成新主。

一二把手相继出走,东方网力尚存底牌几张?-机器成精

去年4月4日,东方网力发布关于公司股东签署《股份转让协议》、《表决权委托协议》暨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拟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

此次变动后,川投信产在公司拥有表决权的股份数占总股本的26.56%,以国有资本身份背景,取代刘光,成为东方网力实际控制人。

对于引入国资战略股东,东方网力的解释是:

“本次交易引入战略股东,有助于公司优化股东结构,有助于公司提高承接大型项目的能力,进一步提升公司的资信能力及抗风险能力,增强公司的品牌、资金和市场开拓能力。”

回款慢成僵局

对于实控人为何发生变更,东方网力也进行了说明,其中最为重要的一条便是:

“有助于提高承接大型项目的能力,进一步提升公司的资信能力及抗风险能力”。

“提高承接大型项目的能力”一项,实则打到了经常承担大型政府项目的安防企业的痛点。

此前,不少政府大型项目均以PPP形式(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进行,以地区市县作为一个整体进行建设发展。

该模式对于安防供应商而言喜忧参半:

益处在于可以直接筛除绝大部分参与者,毕竟涵盖范围广、牵扯部门多、投入资金高、建设周期长,非大型安防企业难以承受;

弊处在于前期需要大量垫资,项目收益在运营服务期才能回收,资金回笼较慢。

如果说海康、大华等大型安防企业资金回笼难,东方网力实则难上加难。

在视频软件推广过程中,海康、大华采取的策略是:卖硬件送软件;而东方网力选择直接销售软件。

现实中,硬件回款只需清点采购设备,就可按期及时回款。而纯软件则往往采用先体验后付费的模式,客户回款周期会相对拉长,也会存在财务调剂的可能。

同时,过去数十年,东方网力一直接的都是城市公共安全的大场景单子。

过去几年,受限于经济大环境下行压力增大,大型项目建设周期变长、回款周期变长等问题,对东方网力的运营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

换句话说:很多时候,收入确定了,钱却回不来。

之前就有消息称,东方网力2018年可能存在20多个亿的应收账款未收回,主要集中在平安城市项目、政府项目有关。

而选择大举引入国有资本,变更实际控制人,也的确能缓“坏账高、流动资金不足”的燃眉之急。

投资难变现

再者,东方网力似乎还陷入了不断求变,但起势乏力的窘境。

在较为稳定且份额有限的VMS市场,东方网力已经难有大的发展及突破。

同时,近些年海康、大华等巨头也将触角向软件市场延伸,市场正被不断蚕食。

依靠单一的VMS业务盈利并非长久之计,意识到问题的刘光,于2015年开始,大幅调整公司战略方向:由传统的视频监控平台公司开始向人工智能转型。

他们选择的方法是:频繁投资并购,烧钱买买买。

据统计,过去几年,东方网力总投资超过30起,涉及智能驾驶、智慧轨道交通、机器人、家庭摄像头、视频大数据分析、计算机视觉等多个产业,包括:

苏州华启主要为轨道交通提供产品技术、系统集成、运营服务和技术咨询;

广州嘉崎则聚焦于公安视频侦查业务;

动力盈科主要从事社会化视频监控运营及安防系统集成服务;

深网视界主要在视频监控领域提供智能分析产品和服务......

遗憾的是,这种撒网式的布局非但没能达到力大出奇迹的效果,反倒引来了雷声滚滚。

去年2月15日,其子公司深网视界被爆发生大规模数据泄露事件;

前年8月,因投资的趣动旅程被曝“夏令营教练猥亵女童”,其股价也一度跌停。

多重困境下,东方网力和刘光的日子便没那么好过了。

2018年9月,刘光质押了60万股票;截至目前,刘光超过9成的股票已经被质押。

今天的东方网力,唯一的救命稻草放到了人工智能身上,欲做城市级数据平台提供商。

而这条转型之路,前有海康大华、后有华为阿里、中间还有AI四小龙不时杀出,不比蜀道易。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机器成精立场
相关文章
对话丨安防这条路,真的不好走
对话丨安防这条路,真的不好走
紫为云CEO顾友良:把清华 AI 技术做好用好,助力企业产品落地至田间地头
紫为云CEO顾友良:把清华 AI 技术做好用…
AI 加码新基建,「中国数谷」缘何选中依图?
AI 加码新基建,「中国数谷」缘何选中依…
颠覆性变革!青松智慧携手英特尔AI百佳创新激励计划引领网络安全AI时代
颠覆性变革!青松智慧携手英特尔AI百佳…
新进账 3 亿, AIPARK 爱泊车半年内完成 B、C 轮融资
新进账 3 亿, AIPARK 爱泊车半年内完成…
京东的「快」,海康的「慢」
京东的「快」,海康的「慢」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