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西欧公司控制全球芯片业,苹果、英特尔、三星都要向它低头

在中国芯片领域,去年海思麒麟970亮相,今年海思麒麟980更上一层楼,部分群众膨胀了,“高通怕了”之类标题除了让媒体赚取廉价流量外,在非常时期,也安抚了国人焦虑的内心。

众所周知,海思是华为旗下的纯芯片设计公司,去年亮相的海思麒麟970不负众望,战斗力爆表的970先后被用在Mate10、Mate10 Pro、荣耀V10、华为P20等十多款华为手机上面。

时至今日,华为手机成世界第三了,其搭载的海思芯片自然也跟着沾光。去年海思营收就高达47.15亿美元,同比增长21%。

这家西欧公司控制全球芯片业,苹果、英特尔、三星都要向它低头-机器成精

漂亮的财报数字,不能掩盖国产芯片在国际芯片市场上的逆差。

去年,我们进口了2601亿美元的集成电路芯片,这个进口数额,超过了的中国的原油进口。

华为mate7刚出来时也是众星捧月,搭载超8核海思麒麟925芯片,可用过的人都知道,用了一年半后,手机能卡到何种程度;

小米8为确保性能稳定,不用自己的澎湃芯片,最终选择的还是高通的骁龙845,OPPO Find X、vivo NEX也如出一辙。

事实面前,必须承认,中国没有高质量芯片。

小小的芯片里面包含了十分精密的制作工艺,这个行业不跟房地产一样,有时间就能做大,有钱就能做强,

目前,在智能手机市场,高通、联发科、海思等芯片是最为主流的智能手机芯片。

但真正加工芯片的企业,全球真正有影响力的只有三家:台积电、三星、英特尔。

可是这三家的芯片加工,却始终逃不掉一家欧洲公司的控制。

中国没有高质量芯片,根本原因是没有光刻机。

光刻机的原理其实跟照相机差不多,不过它的底片是涂满在叫光刻胶的硅片上。各种电路图案经激光缩微投影曝光到光刻胶上,光刻胶的曝光部分与硅片进行反应,将其永久的刻在硅片上,这是芯片生产的最关键步骤。

光刻决定了半导体线路的精度,以及芯片功耗与性能。制作芯片使用的材料也需要十分高的纯度,纯度几乎接近100%。小小的芯片之所以可以容纳这么多信息,是因为制作芯片所采用的技术,全都是最高级的纳米技术,绝对不能容忍有一丝杂质。

搞到光刻机图纸并不难,按照图纸上照葫芦画瓢做芯片,也无非是把元器件按比例缩小。

但任何高科技技术,理论难点突破后,知识点是很容易传播和教学的,难就难在制作工艺上。

这个世界上,汽车发动机图纸可以给你,但没有谁会告诉你汽车发动机具体怎么做出来的。

国内传统产业也是一样,郎酒的制作原料和回沙工艺的资料并不难查,但原料、辅料具体比例是多少,选取哪一段赤水河河水做基酒,这其中的秘密,恐怕就不会告诉你。

芯片制作的工艺难点是,这么多元器件分布在一个拇指一样的小硬币上,需要高精度的放大镜头。

有人说,那我们国家就大力发展高精度镜头产业,泱泱大国难道一个镜头还搞不定吗?事实上,这个镜头佳能、尼康都曾尝试过,现在基本处于放弃状态。

地球上,这个高精度的放大镜头只有德国蔡司镜头可以生产。

这家西欧公司控制全球芯片业,苹果、英特尔、三星都要向它低头-机器成精

德国蔡司镜头在全球最紧密的合作伙伴就是就是芯片光刻机的垄断者——荷兰的ASML(阿斯麦),后者对前者拥有24.9%股份,并承诺每年对其展开上亿美元的研发投入。

目前,ASML基本垄断了地球上的高端光刻机(EUV光刻机)市场,已经占世界市场份额的90%,英特尔、三星、台积电等都是其客户。

这家公司一年只生产12台光刻机(据说2019年会提量),每卖一台就能净赚2.84亿元,重点是英特尔、三星、台积电给ASML送钱买光刻机,还要提前预约排队。

而且ASML对自己的客户有不成文规定,只有投资ASML,才能够获得优先供货权。

其实这就是变相向自己的客户融资,毕竟越是高质量的光刻机,越需要大量的研发资金投入。ASML因此获得了大量的资金,包括英特尔、三星、台积电在ASML中有相当可观的股份。

业内有言论认为,“作为集成电路制造过程中最核心的设备,光刻机至关重要,芯片厂商想要提升工艺制程,没有它万万不行,我国半导体工艺为啥提升不上去,光刻机被禁售是一个主要因素”。

由美国牵头制定的《瓦森纳协定》,欧美企业对中国进行了严格的技术封锁,ASML暗地里拒绝向中国出售最新光刻机。

这家西欧公司控制全球芯片业,苹果、英特尔、三星都要向它低头-机器成精

ASML却极力否认,表示ASML对中国与国际客户一视同仁,只要客户下单,EUV要进口到中国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果不其然,今年5月中芯国际花了1.2亿美元从ASML购得EUV紫外光刻机,用于未来生产7nm工艺芯片。

ASML的执行长皮特·瓦希德曾说:一个国家科技产业是否强大,最终能发展到何等强大程度,首先得看这个国家当局肯在基础科研方面投入多大资源。而一家科技公司要想在区域或者全球市场中取得辉煌成功,除了要和一流人才一路同行外,还应该坚持在某个行业专注技术研究和创新。”

其实这些年来,国内早就有设备厂商,以及研究机构在对光刻机进行研发。如上海微电子、中电科四十五所、中电科四十八所等。

但上海微电子装备有限公司(SMEE)的一把手贺荣明曾去德国考察,受到的傲慢嘲讽是:“给你们全套图纸,你们也做不出来”。

16年过去了,一语成谶。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机器成精立场
发表评论

1 条评论
相关文章
华为、三星、高通成安卓手机处理器三巨头,联发科已经掉队?
华为、三星、高通成安卓手机处理器三巨…
人工智能热潮褪去后,一夜之间,英伟达市值跌破千亿!
人工智能热潮褪去后,一夜之间,英伟达…
全球最大芯片公司诞生:一年收入达万亿,它终结了英特尔的地位
全球最大芯片公司诞生:一年收入达万亿…
三星高管承认手机业务遭遇危机,押宝Galaxy 10和可折叠屏手机
三星高管承认手机业务遭遇危机,押宝Gal…
澎湃S2始终不见踪影,小米自主芯片之路已经凉凉?
澎湃S2始终不见踪影,小米自主芯片之路…
基于内存计算技术的人工智能芯片问世:性能快几十到几百倍
基于内存计算技术的人工智能芯片问世:…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热门文章

  • 暂无文章